当前位置:您的域名已过期生活金石音声:刘大櫆居家瘦是不是很贵
金石音声:刘大櫆居家瘦是不是很贵
2022-11-22

刘大櫆长得绝对丰伟,每天都拿古人的文章放声朗读;姚鼐身体和中气都羸弱,也朗读,但是声音低微。

“大櫆虽游方苞之门,所为文造诣各殊。方苞盖取义理于经,昕得于文者义法;大櫆并古人神气音节得之,兼及庄、骚、左、史、韩、柳、欧、苏之长。其气肆,其才雄,其波澜壮阔。”《清国史文苑传》

他自己的文章因此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在桐城派的发展历史上,他起到了承上启下并且有所创立的关键作用。

刘大櫆著作甚丰,著有《海峰先生文集》10卷、《海峰先生诗集》6卷、《论文偶记》1卷;编《古文约选》48卷、《历朝诗约选》93卷、《唐宋八家古文评》圈点不分卷、《七律正》4卷、《归震川文集选本》、《删录荀子》;评点《古诗源》、《唐人万首绝句选》、《钱笺杜诗》;又著《歙县志》20卷、《黄山志》2卷等。其诗文生前即有刻本,身后一再重刊。日本明治间也有翻刻本。较早刻本系雍正时的《小称集》、乾隆二十年左右的《论文偶记》,乾嘉以后,刻有《海峰文集》、《海峰诗集》等。

这首深有唐诗韵味的七绝作者是谁?桐城派三祖方苞、刘大櫆、姚鼐中的刘大櫆。

刘大櫆的后人刘天祜说:“过去这个房子是很好的,楼上楼下,都有格子窗子,里面有天井,四水归堂,1958年搞掉不少东西,窗子都被掰去烧饭了,破四旧也打掉不少。”

是的,尽管年久沧桑,加上1958年和期间的人为损坏,但显示出安贫、的文化内涵。

历来认为,都是桐城派,并且都是桐城派的奠基人或者祖,但戴名世是以史为文,方苞是以经为文,刘大櫆却是以文为文。

“修干美髯”是赞美,说的是刘大櫆身材修长胡须很美。但能引拳入口即嘴大得能伸进一个拳头,他的嘴该有多大!亦即鼻子长得如何历史上没有记载,但有这么大的一个嘴巴,就足以知道他五官比例是不协调的了。幼时的姚鼐觉得刘大櫆的相貌言笑都很奇特,原因大概就是因为有这样一张大嘴。

惆怅西山霞欲尽,

刘大櫆祖父的侧室章氏很疼刘大櫆这个孙子。刘大櫆称这个祖母叫“章大家”。在《章大家行略》中,刘大櫆回忆道:大櫆七岁时,与伯兄、仲兄合明寺读书。隆冬阴风积雪也常常夜分始归,只有已经年老失明的章大家还守着炉火等他。听到叩门,立即应声拿起拐杖扶着墙壁来开门,并且拉着大櫆的手问:“你书读熟了吗?先生可责备、打过你?”隔代亲。但也反映出桐城枞阳人重视教育风气之浓。

方苞的诗为什么不好?没有才气。刘大櫆的诗名甚至盖过了文名,是因为有才。从清朝起人们就认为方苞以学问胜,刘大櫆以才气胜,姚鼐以见识胜。写诗作文其实是一回事,所以桐城派二祖刘大櫆的古文理论与方苞不大一样。不大一样很重要,因为不大一样才被为发展了桐城派理论,成为桐城派三祖之一。

明确指出了刘大櫆与方苞文章造诣不同和不同在哪里。而且“兼及庄、骚、左、史、韩、柳、欧、苏之长”了,岂会“学不够”?

“西山过雨染朝岚,千尺平冈百顷潭。啼鸟数声深树里,屏风十幅写江南。”

刘大櫆两中副榜,清代徐珂《清稗类钞》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桐城派是古文文派,重文不重诗,方苞定下的古文标准也就是桐城派的标准之一,就是连诗句也不能引用,所以,素有“方苞不写诗,姚鼐不填词”之说,但桐城派二祖刘大櫆不仅写诗,而且写得很有神韵,和写文章一样尽力———姚鼐就说刘大櫆“文与诗并极其力”。清朝大文人袁枚在他那本著名的《随园诗话》中,甚至说刘大櫆的诗“尤为清绝”,“诗胜于文”。方东树在给一个叫刘悌堂的人的诗集作的序中也说到刘大櫆的诗在当时学之者“不可胜纪”。

《清史稿》记载:“刘大櫆修干美髯,能引拳入口,纵声读古诗文,聆其音节,皆神会理解。”

这三位朗读声的不同很有意思,正好对应他们各自的文章观点和文风,例如刘大櫆神气十足,生动和生气勃勃;姚鼐荡漾低回,方苞的就是干瘦。

刘大櫆故居具有很大的价值,一个是社会历史价值,因为他是桐城派的一个大首领,桐城派在我们中国人的心目中拥有很高的,文化需要载体来体现,这个故居就是活的载体,从故居可以看出桐城派简朴务实的作风,不像徽商,喜欢炫耀财富,建筑都雕梁画栋,翘角飞檐,搞得很华丽。桐城派是学派,它很内敛,不外向,它很务实,不那么突出自己。另一个是艺术价值,它不是满雕,只是局部地方突出,如门、窗、天井等。

所有留存下来的桐城派故居,这个是保存最完好的了。三间两进,这么一个平面格局,四水归堂,很完整。这个风格跟皖南的古建筑完全不一样,它不是粉墙黛瓦,外墙青砖勾白缝,另外马头墙前沿有,后沿没有。

在古代,“文”是个含糊的概念,所有文章都被叫做“文”。现代才区分开。用现代的文体观念看,“以史为文”的文和“以经为文”的文,是论文或者评论性随笔,或者议论文。“以文为文”的文属于文学,刘大櫆以文为文的文章,是文学性的散文。科举要求的文章,是议论文,擅长写文学性散文的刘大櫆写应试的议论文,就不得心应手了,所以一直落第。也因为这个原因,清代许多人就认为刘大櫆学不够。“学不够”的学是指经史方面的学养,认为他在经史方面的学养不足,以经史为文就写不好。

不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刘海峰还是海上之峰,而不是山中之峰、江上之峰。

刘大櫆聪慧,幼年,跟着做私塾先生的父亲在合明寺读书,14岁时与兄长们一起仍在合明寺私塾受业于同乡吴直,勤奋苦读,并且“读古人文章,即知其意而善效之”。

刘大櫆有《送孙郎还天台》,诗云:

但命运之神并没有青睐勤奋好学,富有才气,诗文俱佳并自负的刘大櫆,不仅生则为国干的机会没有,就连像戴名世那样死当为国殇的机会也没给他,考了十次才中个秀才,简直是羞了。但他心强,不甘心只做私塾先生“傍人门户度春秋”,雍正三年(1725),29岁的刘大櫆首次离开故乡,赴京参加顺天府乡试,但命运给他的是落第。雍正七年(1729年)、十年(1732年),又两应乡试,都只登上副榜。

这个不同体现在身份上,就是桐城派三祖中,方苞是学者,刘大櫆主要是作家、诗人,姚鼐主要是学者,然后才是作家和诗人。《清史稿刘大櫆传》说学说盛行于时的姚鼐尤其推崇刘大櫆的原因,就在于姚鼐也同时是作家和诗人。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始终是中国历代青年书生的状态。刘大櫆也不例外。生活在康雍乾盛世的刘大櫆,青少年时期意气风发,胸怀大志。他那时的诗中多有这样的句子:

刘郎昔日赋天台,

“与君俱少年,意气干斗牛。”

刘大櫆祖父和父亲都是私塾先生兼事农作,可以说是耕读世家。只是这个耕读世家耕也勉强,刘大櫆自言“家世皖江侧,薄田十亩余”。十亩薄田能有多少收成?何况那时还没有高产的杂交稻。刘家勉强温饱而已。

有诗曰《西山》:

刘大櫆可以的是把他自己写进了中国文学史,教出了许多,其中以桐城姚鼐、王灼,歙县吴定、程晋芳、程瑶田,常州钱鲁斯,历城朱孝纯最有名望。钱鲁斯、王灼又以刘大櫆之学传人日众,形成了桐城派的别支“阳湖派”。阳湖派的代表作家张惠言、恽子居、陆继辂、吴育、包世臣等都说过,常州文学传自桐城,都刘大櫆的作用。

桃花如梦不归来。(作者:秦钢)

“生则为国干,死当为国殇。”

刘大櫆对于桐城派的形成与确立最大的贡献是提出了“神气”、“音节”、“字句”的理论。其中“神气”为主,认为“行文之道,神为主,气辅之……至专以理为主者,则犹未尽其妙也”,不提道和义理。他提出这个理论的《论文偶记》也是桐城派的第一篇专门论文,他之前的戴名世是在《答伍张两生书》中提出“精气神”,方苞的义法观是在评点和书的序中零散提出的。

向前追溯,戴名世“精气神”说的“精”被方苞吸取,与方苞所说的“雅洁”与“尚简”类似。“气”与“神”则是刘大櫆“神气”说的先声,而刘大櫆的“神气”和“字句”后来一起被姚鼐继承和发展。

方苞年轻时曾经把自己的诗拿给查慎行看。查慎行是当时东南诗坛,武侠小说名家金庸的先祖。查慎行看了后说:“你的诗不可能写得好。”太不客气了,这不就是说方苞不是个写诗的料吗。方苞后来不写诗,大概是受到了这个沉重打击吧。

虽然赴京三次乡试皆落第,但正是京师之行让29岁的他,结识了比他年长30岁的同乡方苞。〈清史稿刘大櫆传〉记载:“时方苞负海内重望,后生以文谒者不轻许与,独奇赏大櫆。”方苞读了刘大櫆的文章,惊讶地说:“像方苞这样的有什么值得说的?我家乡的学子刘生,才是国士啊!”并且认为刘大櫆是韩愈复出。学界泰斗方苞的赞誉顿使刘大櫆文名大振。在京师年,包括这期间入江苏、湖北、山幕,助评文卷,漫游幽燕,交结了一批识卓志远的文朋诗友,刘大櫆虽未就,但增益了见识,开阔了视野,思想也深刻了。

“壮心吞涛江,起衰窃自负。”

清道光时内阁中书、曾国藩“曾门四”之一的张裕钊写有《答吴挚甫书》。吴挚甫就是吴汝纶。在这封信中张裕钊记述了方诚转说的一则故事:

“神气”作为刘大櫆理论的核心,反应出刘大櫆对文章的终极审美要求是文学的,艺术的。这与他不仅写诗,而且诗写得好应该有一体关系。刘大櫆“神气”说经创立桐城派的姚鼐继承、发扬、,使桐城派的文章由学术文章而变为既有学术文章,也有文学作品,从而使桐城派从只是学术流派而变化为包括学术与文学的文派。

这个有才的刘大櫆,字才甫,又字耕南,自号海峰,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出生在当时属于桐城的枞阳汤沟镇牛牯山下。姚鼐《刘海峰先生传》中说桐城东乡滨江的汤沟陈家洲是刘大櫆出生地。在陈家洲,或在其幼年读书时住的祖居合明山庄,都可以望见牛牯山,刘大櫆标明写故居的诗有几十首,常常写到牛牯山和合明山庄。合明山庄所在的西山在今天的枞阳金社乡。依据刘大櫆自己提到故居的诗,以及现在仍然存在的刘大櫆故居,他好象应该出生在金社乡的合明山,并且得到了日月合明之气。

桃花如梦却归来。

刘大櫆博采古文大家的众长,重古文的神韵,强调神气、音节、字句的统一,重视散文的艺术形式,强调字句、音节之妙,风格、意境之美,他还特别提出“文贵奇”、“文贵高”、“文贵简”、“文贵疏”、“文贵瘦”、“文贵华”、“文贵参差”、“文贵去陈言”等审美要求。这种对文章美学风格的重视与辨析,表明刘大櫆已突破了方苞单纯以“义法”论文而仅提倡“雅洁”的倾向,摆脱了文章为和附庸的,肯定了文章自身的审美艺术取向,是对桐城派文论的一大发展。

能用生僻的“櫆”字给孩子取名,这样的家庭应该是书香门第了。是的,刘大櫆的曾祖刘日耀是明末贡生,祖父和父亲都是秀才。但直到刘大櫆这一辈,刘家四代在科举上都没什么值得说的,《清史稿刘大櫆传》想在这方面说好话也没法说,只好说“其后累世皆为诸生,至大櫆益有名”。

姚鼐在《刘海峰先生八十寿序》中说:“鼐之幼也,尝侍先生,奇其状貌言笑,退辄仿效以为戏。”姚鼐幼时跟随刘大櫆读书,觉得刘大櫆的相貌言笑都很奇特,放学后动不动就以模仿刘大櫆的相貌言笑作为游戏。张裕钊《答吴挚甫书》中不是说他长得绝对丰伟吗?丰伟是个子大,块头大。什么相貌?《清史稿刘大櫆传》说:“大櫆修干美髯,能引拳入口。”

连方苞也这样认为:“耕南才高而笔峻,惜学未笃,冠云特精洁,肯究心于经,得吾贤而三矣。”

刘大櫆墓在今安徽省枞阳县金社乡一个当地人叫做西山的山岗上,具体地名是“刘家笤箕地”。西山,刘大櫆生前吟咏赞美过的西山。墓碑为他的学生姚鼐所立,立于嘉庆四年。为夫妇合葬墓,坐东北朝西南,视野开阔。东临枫树冲,南望白荡湖,西连汤家山,北接鹤岭。墓地约250平方米,3道弧形拜台与墓道均系乱石砌成。墓框成圆形,墓碑高1米,宽0.46米。其碑文曰:

乾隆丙午,刘大櫆将入秋闱,先请乩。乩判云:“壬子两榜。”刘不解,以为壬子非会试年,或有恩科也。及丙午,中副榜;至壬子,则又中副榜焉。

孙郎昔日赋天台,

惆怅赤城霞欲尽,

嘉庆肆年岁次己未季冬谷旦孙符琢立石皇清敕授修职郎刘公海峰先生之合墓封孺人母吴太君进士出身翰林院编修刑部广东司郎中世愚侄姚鼐顿首拜题

喜饮酒,好吟诗,古文神气活现的刘大櫆,知道他是桐城派三祖之一吗?

安徽枞阳汤沟镇牛牯山,绵延而南,东西各有一座山峰,东边为“日”形,西边“月”形,日月合而为明,故称合明山。西边的当地人又称其“西山”。

其实这是。《清史稿卷四百八十五列传二百七十二文苑二刘大櫆传》中说:“大櫆虽游苞门,传其义法,而才调独出,著海峰诗文集。姚鼐继起,其学说盛行于时,尤推服大櫆。”方东树说得更清楚:

金石音声锦绣才。

面对这显示出安贫、内涵的刘大櫆故居,让人想起清末民初著名文人刘师培的话:桐城派作家中,“惟海峰较有思想”。

刘大櫆“櫆”字是北斗星的意思。文曲星是北斗七星之一,位于斗柄与斗勺连接处,是斗勺的第一颗星。民间传说中,文曲星是主管文运的星宿,文章写得特别好的人是文曲星下凡。刘家以“櫆”给他取名,既谦虚又野心勃勃啊。期望值很高。

乡试不能通过,就不能参加会试。乡试会试这条科举的正道走不通,乾隆六年(1741年),方苞举荐他走另一条道:应博学鸿词科。博学鸿词科是在科举制度之外,对科举进行补充的一种制度。不秀才举人资格,不论已仕未仕,凡是督抚以上官员推荐的,都可以到京城参加考试,通过考试便可以任以。但是这次又遭到桐城老乡、时任大学士的张廷玉而落选。张廷玉后来有些懊悔婉惜,乾隆十五年(1750年),张廷玉特推荐他参加考试,但不久张廷玉被解除大学士之位,刘大櫆又未被录取。刘大櫆一生命蹇,可见一斑。60岁后,刘大櫆被黟县县令聘为黟县教谕三年,后被聘歙县问政书院山长,又入安庆敬敷书院讲课。居家时也兼事农作。通晓医术,从其号称“医林丈人”来看,应该也行医。76岁他回归故里不再外出,于江畔故居聚徒,直至83岁(1780年)病故辞世。毕生一教师,终生一布衣。

故居坐北朝南,是一座砖木结构穿斗屋架承重的二层楼房建筑,三间两进,四水归堂,由院子、门楼、牌坊门、大厅天井、祖堂、厢房等部分组成。外墙青砖勾白缝,内隔墙为板壁。房间朝向内天井,二楼天井四周都是花格窗。故居简朴无华,只在大门上方加有砖砌门罩,在二层山墙处的通风窗上方加有窗眉。故居已有近三百年历史。

金石音声锦绣才。

冢后立有青石墓碑,文曰:“皇清敕即文公海峰先生之合墓”。碑文也是姚鼐所题。寂寞至1988年被公布为安徽省重点文物单位。由于年久失修,损坏严重。2011年9月初,枞阳县文物管理部门多方组织,筹措资金,投入十五万元,本着“修旧如旧、恢复原貌”原则,同时,也收集相关资料,结合清代葬式葬法的特点对其进行了慎缮。

方苞不写诗是后来,年轻时是写的,姚鼐说过方苞一个故事:

刘大櫆文名大振为什么却总是落第?他的才气和他的古文写法与科举要求的八股式的时文相冲突。虽然考试时他肯定写的是时文,但骨子里的才气和他熟稔的古文写法是时文不能完全框束住的。

乡试副榜起于明嘉靖时,录取的叫正榜,正榜外设副榜,名列副榜者不能与参与会试,但可参加下届乡试。中副榜不过是取得参加下届乡试的资格而已。清朝沿袭了这个方法。

张裕钊转说的这个故事中没有提到方苞。据清史记载,方苞一直清癯。清癯就是清瘦、干瘦。身体一直清瘦、干瘦的方苞,朗读声估计也低微或者细弱。

乩就是占卜,古代流行的一种活动。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在当时也无可稽考,一笑置之吧。

稍改几个字,就成了———

姚鼐和刘大櫆谁说得对?不知道。这都因为刘大櫆终生都是布衣,当时没人给他记录这些;他自己又没有在诗文中明确过。

从刘大櫆墓驱车数公里,枞阳县横埠镇周岗村刘家周庄就到了,刘大櫆故居就在这儿。听说我们是来看刘大櫆先生故居的,大娘、大爷们纷纷给我们当向导,向我们他们所知道的故居和刘大櫆。

历来认为刘大櫆是方苞,依据应该是《清国史文苑传》:“大櫆虽游方苞之门,所为文造诣各殊。”但“游方苞之门”这个“游”字在这儿是请教学问的意思,并不表示确立了传统的那种师生关系。因此“游方苞之门”不能解释成被方苞收入门下。如果是师生关系,方苞逝世时及其后,杰出刘大櫆不写悼念老师方苞的文字是会被社会视为大逆不道的。姚鼐是刘大櫆的,就写有《刘海峰先生传》。